959908.com-江苏质监信息网_阿里众包官网

959908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魏子凡从背包里拿出课本,摇摇头说:“没呢。不过用脚想也能知道是什么。”

白柳站在原地,有些担忧地看着魏子凡的背影消失在门口。

走了两步白笙想起了重要的事,他忙回头说:“对了,老妈给我打电话,说你和凡哥的电话都打不通。”

魏子凡白了他一眼:“说话这么小声干什么?”

为了摆脱迷之尴尬,魏子凡草草地解决了早餐,把材料装进背包里,“学弟走吧。”

老大:八卦?什么八卦?不存在的。[纯良无害]

魏子凡:你可能对我有什么误解。

魏子凡甩开白柳的手说:“今天是周五,明天下午才补课。我明天下午去吧。”

他说这指了指自己的头顶,温媛会意,被魏子凡的反应逗到了,她摆摆手说:“没关系的,就穿一晚上,当睡衣吧。等下给你把衣服洗了,大夏天一晚上就干了。”

好不容易等到家长会结束,魏子凡想去找白笙好好谈一谈,却被班主任拦住,要找他谈一谈。

那人举着撑衣杆,身子从镂花栏杆半探出来,他面色有些尴尬,看到魏子凡看到他了,咧嘴展颜一笑。

“没事,我在想中午吃什么。”魏子凡打破他们之间无意义的语气词对话,抛出一个该吃什么的世纪难题。

魏子凡早就习惯了白柳的脱线,对那群人笑了笑,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魏子凡,是白柳的男朋友。”

白柳抿着嘴不说话,他头缓缓低下,魏子凡以为他要接吻,就微微仰起头闭上眼睛。

白柳伸手扒掉魏子凡的衣服说:“没事,再洗一遍。”

魏子凡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这么强的占有欲了,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的人而已。

温媛扫了一眼白柳,把手往下压了压道:“沉住气啊柳柳,你这样子我有点不放心。”

魏子凡歪头想了想,他和白柳是表现得太明显,还是谁不小心说漏嘴了?

墙上贴有动漫海报,书架上除了课本和名著,其他的都是五花八门的漫画和小说,桌上也摆着几个手办。

魏子凡看了白柳的话,又看到自己发的那句自作多情的话,一股窒息感席卷了他。等他反应过来,已经过了两分钟。

魏子凡不知道白柳追上了温媛没有,因为他又饿又困,坐在副驾驶睡着了。

魏子凡没有觉得意外,淡淡地说了一句生日快乐。

二楼走廊的装饰都是暖色调,魏子凡刚上了楼转角,迎面撞上了抱着一大堆东西的白柳。

丢死人,他都不敢去逛校园论坛了。肯定已经是首页飘红盖了几千层楼,回复都是“哈哈哈哈哈”。

“放心吧,有我哥帮你顶着,再不济还有我呢,不行了撒撒娇缓解气氛。”白笙见魏子凡愁眉苦脸的,知道自己乱说坏了事,他试着转移话题:“继续说我的事,那个人渣走了之后,我一看到英语就想到他的脸还有那些话,就生理性厌恶,英语也不想学好,就乱做。”

戴云瞥了一眼台词,也笑嘻嘻地催促程旭快说。

魏子凡转到土豪区楼下,下意识地向上看了一眼,白柳的阳台上的花各领风姿,迎着朝阳灼灼开放。

————

倒是白笙听到这话有些怔神,从来没人当着他面说过这样的话,他开始反思自己平时是不是这样子的。

腰酸好了不少,温媛适时让白柳松手去吃饭,一边忍不住感慨:“手艺不错,以后多给小凡多揉揉。”

尽管白柳特意找了他最小号的衣服,对于魏子凡来说还是有点大,短袖松松垮垮的,白皙的肩膀露了一些出来,还能看到美丽的锁骨。

A:“PO主真的是人间瑰宝。”

叶尧撇开脸,表示程旭根本不懂他。

宋柠:……

白柳也不再闹了,先起身去关了灯,又躺回来用之前的姿势抱住魏子凡。

温媛嗤之以鼻:“得了吧,你看热血漫画和玄幻修真小说,我们有个什么话题可讲?”

白笙:“……求你闭嘴。”

魏子凡惊叹:“我的妈啊。”

白柳又说:“除了我的。”

“小柳同学,你又哪根筋不对了?”

“下面让优秀学生白笙的家长发言,大家欢迎。”

魏子凡常年有午睡的习惯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一睡睡了一下午,醒过来时已经是五点多。

“不过啊。作为柳柳的妈妈,我有必要为他老爹负责。我肯定会告诉他这件事情的。”温媛揉了揉魏子凡的头说:“我这一关好过,他那里就不好对付了。”

“你们别多想啊,特别是老大。”魏子凡后知后觉地说道,被点名的程旭差点手抖扔了蒸饺,他忙严肃地发誓:“我很正经的。”

白柳的消息同时发过来:我们家在郊区,还要走高速,估计学长不好找到地方,而且我也没事,明天正好可以来接学长。

众人叽叽喳喳笑闹起来,纷纷说着什么恭喜恭喜,天生一对。气氛和谐。

是自作多情,还是却又其事?

老三:“那快点解决了回去吧,中暑就不好了。”

桌子上全摆满了菜,温媛喊白柳白笙吃饭,回身自己和魏子凡聊的开心。

魏子凡边给漫画嵌字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白柳聊天,他突然想起来白柳在学校,那他弟弟怎么来的?

白笙面色好了不少,自己开口报成绩:“没下过一百四。”

程旭嗤笑一声:“你就扯吧。”

“欢迎来到我的家。”白柳侧身让魏子凡先进去。

看到白笙一脸严肃,魏子凡心中一暖,扑哧笑出声说:“放心吧。以后你也不要那么老成了,多点孩子气行不?”

魏子凡笑道:“好,不过听起来会有点惨,希望你听完不要嫌弃我啊。”

出了小区等到了公交车,魏子凡有些感慨,终于走到完全撕破脸的地步。

魏子凡抬脚跨进浴室,白柳手中正上下抛着一块手工皂,趁机丢在了地上。

白柳安慰道:“现在还很早,学长不用担心。”

这节课无疑是煎熬的,魏子凡头一次上课走神,不停地按亮手机,看还有多久才会下课。

责编: